黄健翔:VAR正毁掉足球!网球鹰眼的成功证明裁判不能既当原告又当

  在主裁判毫无表示之后,曼城众将包括瓜迪奥拉进行了激烈的投诉,最终主裁判示意将听取VAR的意见。经过VAR介入,这个球依然没有被判罚点球,但是从慢动作视频来看,大卫-席尔瓦的右脚显然是被后卫踩到了。

  在第二轮曼城与热刺的强强对话中,曼城在伤停补时阶段由热苏斯攻入一球,就被VAR判定无效。

  错失绝杀的热苏斯对此怒不可遏,他在赛后大喊“VAR is a Shit!(VAR就是狗屎)”,意大利名宿罗西则在社交网络写道,“VAR is running football(VAR毁了足球)”名宿加里-内维尔则评价道:“VAR可能是热刺今天最好的‘球员’了。”

  尽管VAR视频回放显示,在热苏斯破门之前,队友拉波尔特在与对手争抢皮球时确实手球在先,换言之,热苏斯的进球确实无效,VAR的判罚是准确无误的。可问题在于,这个球射入后,就连热刺队员和教练都没有提出任何异议,裁判组则扮演了原告和法官的双重角色。

  英超首轮斯特林更是有一次毫米级的越位被吹。在大卫-席尔瓦传球的一瞬间,斯特林和对方后卫几乎处在同一直线上,很显然这很难通过肉眼判断出,但VAR却准确无误地将这毫厘之差清楚地呈现给大家——斯特林在往禁区跑动时,他的肩膀稍稍往前靠了一些,确实处在了越位位置!

  这也成为英超联赛历史性的一刻,联赛历史上第一次出现VAR视频裁判改判的情况。

  随后的比赛,阿奎罗的点球被扑出,裁判根据VAR提示,有球员提前进入禁区,点球重罚。在阿奎罗将点球射入后,轮到了西汉姆这边大声抗议。

  中国足球评论员黄健翔在微博多次抨击VAR技术,“等大家多看一些VAR使用中的莫名其妙和对比赛过程及结果的牵强干预,就会有更多人理解我对VAR的看法了。不要因为暂时获益了就说这会带来更多公平云云,等你吃一次大亏你就明白了。”

  “也许有一天你又占了便宜平衡了,然而,足球比赛的流畅连贯却被永久地强行改变了,从而失去了很多在流畅连贯前提下才会出现的足球之美。”

  正如其所言,一项对德甲联赛、美国大联盟等联赛VAR试验项目的测试结果表明,目前总共有596场运用VAR技术的比赛,其中VAR使用3087次,干预了约60场比赛的判罚,影响了11%的比赛结果。

  而看一次VAR回放,平均要花上65秒左右,其中最长的时间为267秒,最短的时间为26秒。相比之下,网球比赛中鹰眼的使用时间通常在15秒以内。

  曼城中场贝尔纳多-席尔瓦表示, “我开始习惯了,我也不知道下次会不会再庆祝进球了。”正如黄健翔所说:“最可笑也最可悲的一点,足球比赛以后进球瞬间的欢呼呐喊激情宣泄都没有了,都要等VAR确认同意了,大家才能高兴。”

  过去,国际足联对待错判的态度是,“误判也是足球比赛的一部分”“缺憾也是足球的魅力之一”,就连马拉多纳当年的著名的“上帝之手”这一错判,更是被无数球迷奉为世界杯的永恒经典。

  然而,这种仅靠裁判员个人力量带来的不公正隐患,以及赌球产业的屡禁不止,无时无刻不让足球运动处于阴云中,2010年南非世界杯上,英德大战中产生的著名“门线冤案”,让国际足联考虑引入高科技协助执法,并在之后两届世界杯上分别把门线裁判和VAR裁判引入赛场。

  让渡比赛的部分连贯性和观赏性,来换取赛场的进一步公平,这对于足球运动整体来说,看上去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。然而,自VAR技术在各大联赛投入使用以来,质疑声却不绝于耳。

  在有些球迷看来,即便是采用目前最先进的VAR技术,主裁判的个人判断仍然无法保障判罚的公正。

  例如在本赛季中超联赛第22轮江苏苏宁与河南建业比赛的主裁判艾堃,就被球迷吐槽全场求助VAR技术,出现漏判而且判罚尺度不一。更是有网友表示,“如果中超这样吹都行,那我行我也上,不就是看VAR吗?谁不会呢?”

  本赛季中超第12轮山东鲁能与江苏苏宁的比赛,在主裁判做出没有争议的点球判罚时,VAR却“强行刷存在感”,要求重新看回放,而在主裁判出现明显错漏判时,VAR却保持“沉默”,被网友戏称为“有利看,不利不看,一碗水端不平”。

  “有的球比赛双方都无争议,VAR忽然提醒主裁判,然后就去找问题改判罚,没有原告的审判,这叫哪门子的公平?而有些球一方强烈抗议,主裁判就是不看或者看了也不判。”正如黄健翔所言,作为新生事物的足球VAR技术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  即时回放技术最先在竞技体育领域应用,是从网球运动开始的,这项技术自2001年初问世,被业界称作为“鹰眼挑战”。2006年,“鹰眼”首次引入职业比赛,在当年迈阿密女单第一轮中,美国球员杰克逊在一次发球被线审呼报出界后申请“鹰眼”挑战,被载入史册。

  “鹰眼”的出现,改变了过去单一依赖线审员的判罚方法,更大限度地保障了赛场公平,从最初使用就收获了广泛好评。

  网坛名宿麦肯罗表示,“这是网球运动的正确发展方向,不仅对球员有利,还将提升球迷的观赛体验。”美国选手阿加西认为,“正在我20年的职业生涯里,我觉得这件事是对所有运动员、球迷和电视观众最激动人心的一件事。”俄罗斯名将莎拉波娃说道,“网球比赛要求司线员要像机器一样精确,鹰眼对于所有球员来说都是好消息。”

  除了赞同声,也有人持反对意见,费德勒就是其中之一,“在机器人的监督下比赛,我的感觉可不会舒服。”、“有了它,球员和裁判之间的争论越来越少,比赛也会变得越来越无趣。”、“线审现在只需要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,他们的工作只是盯着线看,就这么简单。”

  然而,我的红米手机虎嗅app打不开时光相册啊?打开的是本2019-09-02,一向排斥“鹰眼”的费德勒,却并没有以实际行动“抵制”这项技术。2016年,ennisworldusa网站给出了一份挑战鹰眼成功率的数据统计显示,费德勒在10年间共挑战鹰眼622次,其中成功218次,挑战成功率排名第9,挑战次数却排在所有上榜选手的第一名。可以说,瑞士天王以实际行动“打脸”自己。

  在2018年的澳网1/4决赛中,费德勒对捷克人伯蒂奇的一次发球得分提出鹰眼挑战,而鹰眼显示系统却偏偏出了故障,当被告知挑战失败时,费德勒对着主裁喋喋不休:“我认为这真的是有趣的一分,你不能偷走我的挑战权。”

  在“火眼金睛”的鹰眼面前,赛场上的视觉盲区被悉数消除,无数个误判得以“昭雪”,在各个大赛中也诞生了许多经典的鹰眼挑战,鹰眼也始终被选手们视作争议判罚的最高权威。

  2009年迪拜网球黄金赛决赛中,第二盘手握赛点的德约科维奇势大力沉的发球被判出界,小德果断选择挑战鹰眼。回放证明,小德的发球压线几毫米,裁判改判发球有效,德约科维奇依靠鹰眼的“帮助”击败费雷尔获得了迪拜黄金赛的冠军。

  在网球领域的成功,也使得“鹰眼技术”被更多项目引入到赛场上,伦敦奥运会之后,三大球之一的排球也正式引入鹰眼,辅助裁判进行判罚。

  排球鹰眼在使用之初,也不乏反对声,2014年,时任中国排协裁判委员会副主任的黄锋就公开表示,“排球比赛引入鹰眼系统没有任何意义,这本身就是对裁判判罚的一种否定。”

  央视解说员洪刚也对鹰眼系统颇有微词,他曾在解说中表示,“我觉得要取消鹰眼,这样看起来才像是体育比赛。”并且还多次表示,鹰眼的挑战浪费了太多时间,影响比赛的节奏感和连贯性。

  的确,排球鹰眼在使用之初,偶尔出现工作人员操作不熟练,球员在挑战时长久等待的“冷场”情况,但随着技术的不断升级,鹰眼已然成为保障比赛公正的重要一环。

  2015年女排世界杯的第10轮,在中国与俄罗斯这场生死大战的第四局,19-18领先的俄罗斯队一次扣球被判出界,不甘心的俄罗斯队马上申请挑战,而鹰眼回放显示,俄罗斯队员的扣球擦着底线出界,俄罗斯队挑战失败。把比分扳成19平的中国队,一鼓作气以大比分3-1赢下这场关键之战,并最终捧起了2015年女排世界杯冠军。网友则把这次毫米级挑战称为“排球史上最具悬念的一次鹰眼挑战”。

  而在今年世界女排联赛江门站对阵土耳其的比赛中,中国队主教练郎平更是在一场比赛中连续三次神奇地挑战鹰眼成功,展现了精准的现场阅读能力,中国女排也最终赢下这场争夺,网友们更是戏称,“经验老到的郎平连续三次神奇的鹰眼挑战打脸洪刚”。

  在网球、排球、羽毛球等球类运动中实现价值的VAR系统,又为什么在登陆足球领域时出现“水土不服”呢?

  除了足球比其他运动有更多的身体接触外,实际上,足球场上VAR技术的使用规则,与网球、排球等项目也有着质的区别。

  在网球项目中,每一盘比赛每位球员有3次机会挑战,如果进入到抢七局,还可增加一次,球员可在活球期间主动停止击球后挑战,也可以在裁判判罚后,举手向裁判示意。

  而在排球中,每局每支球队有两次机会,如挑战失败会减少一次机会,挑战成功则会继续保留,球队可以对是否出界、是否接触标志杆、触网等判罚提出挑战。

  简言之,在网球和排球项目中,只要符合挑战规则并且手中仍有挑战机会,教练或球员可以在任何一次裁判的判罚后提出挑战,但在足球场上,VAR的判罚方式却大不一样。

  国际足联理事会在VAR的定义中写道,“视频助理裁判自动用不同角度镜头和回放速度‘检查’每次可能或实际进球、点球或直接红牌事件、或弄错球员身份的视频。如果视频助理裁判示意可能有‘明显误判’或‘漏掉重要事件,视频助理裁判会和主裁沟通,主裁将决定是否‘回看’。”

  从以上定义可以看出,VAR视频裁判会时刻监控着比赛进行,对于争议事件,会主动“建议”主裁判进行回看,但最终主裁判有最终决定是否进行回看的权利。

  这也可以解释,为什么在一次次“没有原告”的情况下,主裁判对于VAR回放“看不看”、“何时看”、“看哪些”、“看多少合适”、“看了怎么判”这些问题,很难给出绝对公平的判罚。

  前利物浦名宿墨菲就曾建议,足球领域也应该效仿网球比赛,允许主帅在比赛出现争议判罚时提出1-2次使用VAR的申请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无节制地、有选择性的使用VAR。

  但从国际足联目前对VAR技术的定位来看,视频助理裁判在场上的地位和价值,等同于场边的两位助理裁判,处于整个执法团队的辅助地位。绿茵场上的黑衣法官,主裁判仍旧是场上所有判罚的最后决定者和最高权威者。

  作为一项新生事物,足球VAR裁判仍处于探索阶段,国际足联也曾表示,VAR需要10年的时间才能得到完善。一味地把这个新生的婴儿,跟已经步入青壮年的网球鹰眼技术拿来做过多比较,本身并不公平,这项技术要走向成熟,必然要经过一个过程,付出一定的学费。

  只是希望,最终这项技术能够推动足球运动的进步,而不是剥夺球员和球迷们纵情庆祝绝杀的机会!


平特一肖大公开| 港京图库现场开奖记录| 开奖现场直播开奖记录il一| 今晚香港马会开奖结果直播| 香港摇钱树开奖结果香| 彩码社区心水论坛| 九龙老牌图库印刷彩图| 客家高手论坛欢迎高手| 神算子看图中特七十期| 港京印刷图源图库跑狗图|